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永峰 > 个人分类 > 备忘录
十二
15
2015

边走边看之日本东洋文库

边走边看之日本东洋文库
12月初去日本逛了一下,感觉非常好。有一天在东京看完六义园,门口发现一个标识指向东洋文库。印象中,这是日本重要的中国研究中心,于是前往一探,大感惊喜,不虚此行。
 
中国人称日本是东洋,日本人称中国也是东洋。所以,东洋文库,其实就是一个日本学者研究中国的中心。最初,这里只是以莫理循(George Ernest Morrison)藏书为基础,但现在所藏资料显然不至于此了,而且这里也成为了一个重要的研究机构。中国著名小说家张承志,是内亚史方面的专家,曾受业于翁独健先生。但张承志志向不在学院内的学术生产,而投身文学创作。不过,他还在学术界的时候,曾担任过东洋文库的研究员。
 

18
2014

旧文:关于莫言,随便说说

1,在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奖典礼上,莫言的演讲通篇都在说故事,通俗、质朴但却富涵寓意,而且还有浓浓的中国味,与十二年前,同样因中文写作而获奖的高行健相比,两人的风格代表着截然不同的两极。高行健晦涩、深沉、哲学名词飞舞,像是法国六十年代的存在主义者在二十一世纪初还魂。
 
2,莫言与高行健的区别,其实不止是文学风格的不同,更是思想路径的不同。十九世纪时,在“斯拉夫派”与“西化派”之间的激烈论争中,俄罗斯民族所贡献的长篇小说,成为整个人类文学史上难以逾越的高峰。而类似分歧,其实也存在于中国的文学与思想界,只不过中国各派,浅尝辄止,未曾有陀思妥耶夫斯基那样......

17
2014

集体的恍惚

最近成都春熙路和广州沙河连续发生路人恐慌事件,让我想起了几年前的这篇文章。集体无意识之下,人群在惊恐地盲动。卡夫卡堪称这个世界最精准的诊断师。
 
广州火车站奇特之夜:集体的恍惚
 
原刊于《亚洲周刊》二十二卷  六期 (2008-02-10) 
 
没日没夜的等待,让所有人都茫然失措,在这半夜时分,像游魂一样来回奔跑,进入卡夫卡式的荒诞世界。
 
我离开流花会展中心,向火车站广场走去,时间是零八年一月二十九日凌晨一点。中间路途约只有两千米,但是时不时会遇到一队队旅客,拖著行李飞快地奔跑,我觉得很奇怪,......

3
2014

China,「拆哪」?

(2010年的旧文)
 
網民戲言,China已經變成了「拆哪」。因為在中國大陸,到處都能看見拆遷與建設,建設與拆遷,「拆了再建,建了再拆」,沒有哪一個地方能夠安靜下來。這三十年來,這個國家,為了建設城市與工廠,也為了更多的財富,正密集地改造著這塊河山。人人都在享受與經歷著改造的過程,卻毫不在乎改造的結果。
 
拆遷,不止挑戰中國社會公平與正義的標準,也在挑戰每個人內心的溫情。成都的唐福珍,拒絕政府與開發商指定的「公平交易」,不惜以自焚來捍衛自己的房子;上海的潘蓉,拿起自製的燃燒瓶,隨時準備與「入侵」的拆遷者「開戰」;江蘇常州一位業主,憤怒發出「告拆......
十一
18
2013

关于大师,随便说说

因为王林,「大师」在中国又成了一个热门话题。回到词源的意义上,「大师」二字是褒意的,用来赞誉那些在某个行业取得巨大成就的人,比如学术大师、绘画大师、书法大师等等。但在当下中国的舆论场域中,「大师」二字有时候也是暧昧的,经常被用来指代那些据说拥有神秘力量的人,比如阴阳大师、风水大师、气功大师、宗教大师。
 
或许由于漫长的中国历史中,拥有神秘力量的「大师」们留下了太多不堪的记录,所以在主流知识分子的意见中,他们都是值得警惕的。在乡间,「大师」是「迷信」的鼓吹者,蛊惑愚夫愚妇,背逆儒家伦常,游走于社会正常秩序的边缘;在庙堂,「大师」是权力勾兑的中介者,是外戚、宦官之外......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李永峰 李永峰

书蠹,前记者,数贝网创始人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