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永峰 > 游戏设计师也是文学家
十一
10
2016

游戏设计师也是文学家

作为盲人歌者,荷马为西方世界留下了最古老的文学经典《伊利亚特》和《奥德赛》。在鲍勃·迪伦(Bob Dylan)荣获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之后,有人质疑他的歌手身份,是否配得起文学奖的荣耀。显然,质疑者忘却了荷马的先例。回溯的源头,文学本来就是通过歌者流传和发扬。
 
剧场经理,为了自己的生意,一边经营,一边埋首写作剧本。他的剧场业务,或许也并不差,但他留下的剧本,更成为数百年来最为牵动人心的文字。同时代的很多人,或许只是视他为商人,遥远的未来,人们却记住了他的文学大师身份。他就是16世纪英国的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
 
在十九世纪之前,文学家显然不是一个狭隘的概念。盲人歌者、剧场经理,及股票经纪人(比如写作《鲁滨逊漂流记》的笛福)、载浮载沉的官员(比如苏轼)、僧人(比如唐朝的寒山、拾得)、皇宫女官(比如写作《《源氏物语》的紫式部》)等等,都可以成为流传千古的文学大家。文学,是通过语言来表达人心、人性与社会冲突。对人心、人性与社会有所感悟者,都可以为之。只不过,到了十九世纪,资本主义大分工以来,情况似乎有所变化。
 
在过去几十年里,很长时段时间,在中国,似乎只有加入作家协会,才可以被称为作家。否则,这一头衔在旁人眼里,会被视为名不正言不顺的僭越。作协这一体制,应该是当前分工体制对「作家」这一身份的最强力规训。但这种规训,显然是没有道理的。不过是把工业界的分工准则拷贝到了人文领域。人心、人性,岂可以像工业制成品那样被处理的整整齐齐?
 
瑞典学院在2015年,将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了白俄罗斯女记者斯维拉娜·亚歷塞维奇(Svetlana Alexievich);2016年,又颁给了摇滚歌手鲍勃·迪伦。这是在回归文学的本质。不是那些只有写诗、写小说的人才能成为文学家,更不是只有加入某个类似「作家协会」的人才是作家。这个社会,正在对19世纪以来的大分工就行修正。文学,作为一种表达人类境况的形式,本来就不是某个「职业」人群所具有的专利。
 
那么,未来,还有哪些职业群体的人有可能荣膺诺贝尔文学奖呢?当前正在兴起的一个职业,因其与人心的密切关联,也可能创造新的文学形式。这个职业就是「游戏设计师」。特别是随着VR(虚拟实境)的广泛应用,游戏正在浓缩和抽像生活中的冲突。这是比被动接受的影像或文字,更能打动人心、体察人性的手段。
 
一部小说,相当于一块小的天地,作家就是其「造物主」,用其意志塑造这个天地中的一切沉潜与激盪;一部游戏,也是一个独立的宇宙,游戏设计师就是「上帝」,玩家更深刻地带入角色,跟随设计者的思路经歷游戏,体察游戏角色的喜怒哀乐。当前正在热播的美国科幻剧《西部世界》,通过模拟的游戏情况,游戏设计师也可能会影响人类的未来。
推荐 2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李永峰 李永峰

书蠹,修习过历史与法律,当过记者,现从事区块链创业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