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永峰 > 香港故宫背后的机遇与陷阱

19
2017

香港故宫背后的机遇与陷阱

故宫的议题,在香港激起巨大争议,但却也为港人提供了一个思考中国文化的契机。秦王迁九鼎,书同文、车同轨,从此中国走上了大一统的道路。故宫是什么呢?就是每代王朝置放「鼎」的地方。只不过,最初禹王铸的九鼎在秦朝时候已经失落了。后人只能用其他的象征之物来代替。
 
在台北的故宫,有一件国宝,几乎人人都会注意到。那就是置放在三楼正中位置的「毛公鼎」。
 
1933年,华北危急,日军进犯北京之前;1948年,黄淮地区易手,共军即将兵临城下之际,国民政府会费尽一切力量,把故宫国宝转移,其中包括象征政权正统性的「鼎」。
 
故宫文物,在中国文化中,并非只是一些具有观赏性的文物与艺术品,而其本身就具有国家正统的象征性。所以,台北故宫与北京故宫遥遥相对,即便在今天,其背后依然具有两地争夺中国文化正统性的味道。
 
在台北与北京之外,如果能有另外一个地方再建故宫,那无疑,该地在大中华文化圈中,将获得巨大的地位提升。最近,香港政府与北京故宫签署协议,计划在西九文化区兴建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长期展出故宫珍藏。这是香港的机遇。
 
香港在中国的叙事中,从来都是边缘之地。即便1978年之后的改革开放中,香港为中国经济崛起发挥了巨大作用,但那也只是作为码头和平台的工具性作用。如果香港有一个博物馆,可以常年展出故宫珍藏,那麽这些珍藏本身,靠其吸引力,就可以让这里变成一个文化的中心。
 
近年来,随着中国崛起,香港在经济上的优势衰落。如何重新定位香港,成了新的考验。如果能够借故宫文物,重新塑造香港在大中华区的地位,让香港在文化正统性上具有与北京、台北可以鼎足而立的位置。那显然,将会是香港重新出发的契机。
 
但故宫文物本身的政治性,以及香港近年来纷繁复杂的政治变动,令香港故宫的构想并没有那么容易完成。对香港来说,这既是机遇,也有陷阱。
 
因为故宫的政治性,在台湾,倾向台独的民进党人一直想消解故宫的影响力。故宫本身就是中国五千年历史的浓缩。进入现代社会以后,中央政权通过人口调查、地图、博物馆等手段,建构「想象的共同体」,实现民族国家的建设。
 
五千年文明的结晶,政府都历经千辛万苦而保存。
 
因为推动香港故宫的林郑月娥,是下届特首的热门人选,但在故宫议题上缺少了咨询环节。
 
另外,作为一项旷日持久的工程,西九龙文化区的建设,本身就在香港积累了巨大的不满。现在建设故宫等于要推翻此前的多项计划,对于西九文化区本身已有冀望的文化界人士,无疑等于被港府再度戏弄了一次。如此政府,怎能服众?这也为香港故宫的构想,招致了敌人。
 
因此,故宫的建设,很有可能会出现巨大阻力。如果无法化解,其后果,不止让香港的重新定位自己的机遇白白流失,还可能让香港陷入新的政治执拗,反而成了香港政治发展的陷阱。目前来看,香港政治近似于要进入恶性循环。朝向最坏的方向思考,更能猜中结局。
 
治水的夏禹,铸了九座鼎,然后把它们分置在天下九州。后来集权的王朝,把九鼎归于一尊,于是中国从分封的时代,进入了中央王朝直接管理的时代。当代的中央政府,同样高度集权。这一刻竟然同意在香港建故宫,将具有高度政治象征性的故宫文物,分置一部分到香港。这可谓是巨大的转变。这也可以看得出,中央对于凝聚香港人心,煞费苦心。
 
如果长期抗拒故宫的建设,就算能够收获战术的胜利,却可能会让香港失去战略的机遇。而来自中央的想法,随时也在变。香港故宫能否建成,目前还大可怀疑。只是,这是香港的机遇,值得广而告之。
 
况且,故宫珍宝本身就是巨大的财富。转移如此巨大的财富来香港,何乐而不为?以前,大量珍宝,借香港这个平台交易,随后被迅速转移,或者海外文物流回国内。或者,国内文物通过香港流向了海外。香港本身,永远只是个中介。未来,从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开始,香港本身就应该成为珍宝聚集以及文化聚集的中心。
 
原文刊于《超讯》月刊2月号
推荐 3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李永峰 李永峰

书蠹,修习过历史与法律,当过记者,现从事区块链创业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