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永峰 > 伊斯兰主义的困境

7
2017

伊斯兰主义的困境

—— 书评《你所不知道的伊斯兰》



翻开每一天的报纸,大多数国际新闻,几乎都可以跟伊斯兰扯上关系。全球信仰伊斯兰教的穆斯林,总量接近于16亿。全球以伊斯兰教爲国教的国家,也有20多个。伊斯兰是当今世界的重要组成部分。

几乎每个伊斯兰国家的现代化转型,都异常艰难。很多地方还充满了苦难与反覆,这也是他们之所以经常在国际新闻中曝光的原因。作爲中国人,非常容易理解伊斯兰国家的现代化困境,因爲当代中国也是一个从古老文明转型而来的国度,同样面临古今、中西的多重困境。

源于欧洲的现代化,从器物、制度、文化等等层面挑战着近东、中东、远东等地区的古老文明。欧洲已经根深蒂固的现代观念自啓蒙运动以来,比如平等、自由、民族认同等等,不断冲击这些地方的旧有秩序。

对伊斯兰旧有秩序冲击最爲猛烈的,则是现代国家的建立。1916年,在第一世界大战中,英国、法国与俄罗斯秘密签订的赛克斯-皮科协定(Sykes-Picot Agreement),主导了由哈里发统治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分裂,让近东与中东的伊斯兰国家变成了衆多的小国家。这也就是土耳其与中东国家的由来。

《古兰经》教导之下的穆斯林,归属于同一个「乌玛」(Ummah)共同体。所有穆斯林,都应该在同一个社群里。这与源于欧洲的民族国家以「民族」来建国的观念不同。赛克斯-皮科协定协定之后的中东,不止废除了宗教最高领导人哈里发,也打破了「乌玛」的共同体存在。

「民族国家」破坏伊斯兰秩序

随着独立国家的出现,中东的掌权者,无论是愿意接受现代化的世俗派,还是借助宗教势力进行独裁的王室贵族,都把加强国家统治能力当成第一要务。这令以国家爲单位的中东格局进一步获得加强。也在促成中东国家向「民族国家」发展。「国家」这个现代化的産物,到目前爲止,是对一战前伊斯兰秩序的最大破坏。

今天媒体中所出现的中东各国内部问题,其核心,都在于穆斯林如何面对现代国家统治形式这一问题。自从1924年土耳其的凯未尔将军废除了哈里发,90年多年以来,很多信仰伊斯兰教的穆斯林,并没有做好准备接受「国家」的统治。

在现代化转型中,迎接现代化的世俗派,自然愿意参考欧洲,建立自己的民族认同,追求国家的现代化。而坚持伊斯兰教对生活与社会方方面面都要进行教导的保守派,则只愿意有限接受现代化,甚至完全拒绝现代化,他们被视爲「伊斯兰主义者」。

现代伊斯兰主义源于中东理论与学术的中心埃及。1928年,在埃及由青年教师哈桑·班纳(Hassan al-Banna)发起的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成爲后来各大伊斯兰组织的母体。穆斯林兄弟会的信条是「阿拉是我们的目标,可兰经是我们的法律,先知是我们的领导,圣战是我们的道路,爲阿拉而死是我们最高的心愿。」

穆斯林兄弟会威胁当权者

穆斯林兄弟会(穆兄会)是伊斯兰主义者在现代国家体制之下,追求其宗教理想的最初尝试,但随着世俗国家政权的成长,穆兄会被视爲权力的威胁,遭到残酷镇压。最终穆兄会尝试改变策略,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开始,把现代的民族国家,以及与之相伴而来的经济秩序视爲常数,开始并不完全拒绝「国家」的统治。

穆兄会的妥协导致了伊斯兰主义者的分裂。在其右翼,有从穆兄会分离出去的「圣战组织」,他们在经历了漫长的牢狱生涯后流亡阿富汗,最终在领袖艾曼·扎瓦希里(Ayman al-Zawahiri)推动下,改组成了后来震惊世界的「基地组织」(Al-Qaeda)。他们走上了比穆兄会更激进的路线,向欧美发动战争。在穆兄会的左翼,则是北非马格里布地区的伊斯兰主义政党,典型代表是突尼斯的复兴党(Ennahda Movement),他们走上了议会斗争的路线,承认现代国家统治之下的秩序,甚至放弃了对于「伊斯兰法」统治的追求。

几十年来,伊斯兰主义在中东各国都遭到打压。但是2011年兴起的茉莉花革命,一度让伊斯兰主义政党走上前台,甚至通过民主选举夺得政权。不过,回归伊斯兰的道路,在道德与宗教上,对很多人虽然具有深深的吸引力,在如何治理一个现代社会,却乏善可陈。一度掌握政权的穆兄会,在埃及又遭军人势力政变反扑,很多领导人要麽入狱,要麽流亡。突尼斯的复兴党,在短暂的执行结束后,甚至故意以「输」爲目标来参与选举。

最近几年崛起于伊拉克的伊斯兰国(ISIS),则在基地组织基础上走得更远,直接废除国界,恢复哈里发统治,严格实行伊斯兰法,拒绝认同现代民族国家在伊斯兰世界存在的合法性。伊斯兰国尝试着让中东回到赛克斯-皮科协定之前,这成爲伊斯兰主义者最新的尝试。

伊斯兰主义内部派别分野大

在西方自由主义视野里,伊斯兰主义被看作是问题的制造者。但是很多人并不能区分伊斯兰主义内部的派别分野。美国布鲁金斯研究院研究员夏迪·哈弥德(Shadi Hamid)所出版的《你所不知道的伊斯兰》一书,系统研究了伊斯兰主义的不同发展路径。

此书详细介绍和分析了穆斯林兄弟会、土耳其正义发展党、突尼斯复兴党、伊斯兰国四种不同伊斯兰主义组织发展过程,也对比了他们与世俗派不同的斗争路径和目标。值得注意的是此书英文名《Islamic Exceptionalism: How the Struggle Over Islam Is Reshaping the World》,基本能揭示其本意。但由台湾马可波罗出版社在20173月出版的中文版,却将标题改成了《你所不知道的伊斯兰:西方主流观点外的另类思索》,缺失了关键信息。

伊斯兰主义者与世俗派的斗争不断反覆,过去西方自由主义者所寄望的进步,在中东各国几乎都没有出现,有些地方甚至还在倒退。一向被视爲世俗派堡垒的土耳其,最近政局也出现逆转,正义发展党借一起离奇的未遂政变,将世俗派从法院、学校等地清理出去。所以,中东国家还有希望吗?作者还是乐观的,他对比欧洲几百年来的改变,认爲伊斯兰世界终会走向现代化。

 

推荐 44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李永峰 李永峰

记者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