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永峰 > 顾雏军:平等保护产权 案例比文件更有效

2
2018

顾雏军:平等保护产权 案例比文件更有效

元旦前,最高人民法院宣布再审三宗社会反映强烈的产权纠纷案,其中就有顾雏军申诉案。这对顾雏军,这位中国商界昔日的风云人物来说,是绝望时刻的大好消息。七年牢狱生活,巨额资产被夺,多年申诉不被看好,坚持下来不容易。广东高院把他的审限到期日不断向后推移,终于在2018年元旦之前,有了最高人民法院直接提审的这一好消息。希望未来的再审,能够更加体现公平与正义。2017年年初,我曾跟顾雏军做过一个专访,刊登在了香港《超讯》月刊的2017年3月号。觉得现在还有点参考价值,所以博客重发一次。
 
专访:原格林柯尔董事长顾雏军
平等保護産權 案例比文件更有效
 
文/ 李永峰
 
在广东法院网上,2017年2月10日上午,顾雏军发现他的刑事再审案又被推迟了。这一次,广东高院把他的案子审限到期日推迟到2017年4月14日。这是自2014年1月17日立案以来的第十五次推迟。上一次的审限到期日,是2017年的1月14日。
 
作为中国商界的风云人物,从2001年到2005年,顾雏军把亏损严重的科龙电器扭亏为盈,并且变成了广东顺德的第一纳税大户。与此同时,他个人也迎来了人生的高峰,顾雏军所掌控的格林柯尔集团旗下一度拥有五家上市公司。但是从2005年开始,到2012年,顾雏军却在监狱渡过,他被控以虚报注册资本、违规披露、挪用资金等罪名,判处执行有期徒刑10年。
 
2012年9月6日,顾雏军提前出狱,一周后的9月14日,他便开始喊冤申诉,要求平反他的错案、撤掉对于他的三项判决,依法改判他无罪。
 
顾雏军也举报了四位原佛山市和证监系统的高官,说他们是「中国最邪恶的四个人」,为了抢夺股权,而制造了他的冤案。这四个人中,包括已因其他案件而落马的前公安部部长助理郑少东。根据顾雏军的举报材料,所有针对他的调查,最初都来源于一份子虚乌有的「2.76亿美元未结清保函」。以此保函立案,将他收押,然后再给他找其他罪名。
 
「中国最邪恶的四个人」
 
到现在,四年多又过去了,平反还没有到来。在北京上地的一栋办公楼里,顾雏军对记者说:「我一定要平反,我的全部目的就是要平反。只要不把我杀了、不把我关进去,我就要通过一步步的法律程序来为自己平反。我把一个烂公司拯救成一个好公司,我反而有罪了?那怎么可能呢?就算到了80岁我都还要为这件事平反。」
 
现在,顾雏军对于平反的信心,比以前更足了。在2016年11月2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发布《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意见》特别提到「对涉及重大财产处置的产权纠纷申诉案件、民营企业和投资人违法申诉案件依法甄别,确属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的错案冤案,要依法予以纠正并赔偿当事人的损失。」
 
「不保护私有产权是有问题的」
 
顾雏军说:「我是百分之百有信心,因为我们国家,有恒产者太多了,现在有恒产者不像90年代凤毛麟角那几个人。在这种情况下,不保护私有产权是有问题的。」
 
最近几年,除了平反,顾雏军也在完善他的「引资购商」主张。他认为,如果在未来十年里,中国资本选择处于国际顶级水平的国外制造企业为目标,进行并购,然后将其生产逐步转移到中国,可以依靠品牌价值、技术以及中国制造的成本优势,夺得全球市场的行业定价和规则制定权。如此,中国便能实现十几个行业的产业升级。2017年1月份,记者在北京专访顾雏军。以下是访问摘要:
 
记者:你觉得这个文件能落实吗?
 
顾:我认为会落实的。因为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依法保护产权,不完全是保护企业,老百姓也要保护。以前90年代的时候,在北京买个房子两万块钱。在我被抓进去之前,2000年到2005年之间,北京买个房子也就几十万块钱。那个的话,真不算什么事,也不算什么财产。
 
可是,现在在北京,一个人有两套房子的话,他就有两千万人民币的财产呀,甚至值三千万人民币。1500万一处房子,两处房产,就是500万美金啊。美国有多少有500万美金的人?可北京有两套房子的人大把。所以这种意义上,中国已经到了要保护所有有产者的产权。
 
现在中国有五六亿人在大城市了,这些大城市的人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有产权的,有财产的,你不保护他肯定是不行。不保护就是已经关乎政权的稳定问题了。所以说,中央这次出这个平等保护产权的意见呢,是比较合理的,我个人认为力度也是比较大的。
 
记者:但是以前也出现过类似的文件?
 
顾:跟之前的比,这次还是有很大进步的,至少明确提出了,要「平等保护私有产权」、「私有产权不可侵犯」。我们和美国、欧洲的资本主义国家宪法就差一条,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神圣」两个字。我们真的是盼了很多年,就盼这句话。
 
记者:这个文件出来以后,很多媒体把你跟其他类似的案子翻出来讨论。你怎么看?
 
顾:我觉得现在依法治国的环境,比以前要好很多。至少有一条,我告证监会,可以立案了。以前我告证监会,它是不立案的。现在至少更讲程序了,这样程序上的一些权利可以得到保障。
 
要让所有民营企业家和老百姓都相信中央保护产权的决心。那么不给平反,估计是不行了。现在媒体都在提我和仰融,把我们定性为标志性的、影响很大的事件。可能还加了一个褚健。就是浙江大学副校长。褚健把一个公司做得很大,只是还不想放弃大学教授的身份,所以挂靠了一下学校的名字,后来也剥离了,实质上跟学校没有关系。但是最后说他「侵吞国有资产」。这里的逻辑就是企业办得越好,褚健的罪行就越大;要是办砸了,他就无罪了。
 
记者:依法保护产权的文件,该怎么执行呢?
 
顾:怎么执行的问题,中央也看得出来,不搞一两个案件的平反,老百姓应该也不相信。所以这次文件也提了要甄别纠正冤案错案。就是说一个案例顶一百个文件。大家都讲的那些冤假错案,怎么也要纠正一两个吧。纠正五个的话,我肯定就在里面。如果说就是不纠正我,不纠正仰融,不纠正褚健,那这样的纠正,影响力不够啊。
 
现在不纠正的话,那么中央的意见又成了以前的「非公经济36条」(《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了。36条的时候呢,我们的经济搞得非常好,所以36条大家不在乎。现在的形势呢?如果没有民营企业,就业等等就成问题。中央是非常英明的,这个「意见」洞察力很深,写的非常好。可是,现在就是怎么给平反的问题。若不平反,老百姓没信心啊。
 
记者:你怎么看对于民营企业家原罪的提法?
 
顾:我个人是干干净净,没有原罪。我的钱是从国外带回来的。然后我也没有经过贿赂才上市。格林柯尔是在香港上市。我买的科龙本身是上市公司,在我接手之前已经上过市了,它上市过程中,如果有什么问题,跟我也没有关系。所以我手上干干净净。因为我买的是上市公司,为什么要干一些非法的勾当啊。
 
记者:香港证监会最近再度裁定你和其他四名格林柯尔前高层人员犯市场失当行为,继续冻结12亿港元的股份。对此,你有什么回应?
 
顾:我完全拒绝香港证监会市场失当行为审裁处对我和格林柯尔公司的全部指控。这些指控所依赖的证据完全是由我所举报的贪官所提供的虚假证据。佛山公安非法收缴了科龙案的不涉案公司——格林柯尔集团所有公司的全部财务资料,查封和拍卖了格林柯尔旗下公司所有财产。我出狱后,曾多次让我的律师向佛山公安索要这些财务资料。佛山公安居然说,所有这些财务资料在其保存期间被水淋湿,已销毁,无法发还给我们。所以,叫我到香港去应诉,我没有材料去应诉啊。是不是啊?我手上一个文字材料都没有。所以我只能等,等我平反了,这几个贪官被抓了以后,我的律师到看守所去找他们,才真有可能拿到对我有利的证据,我在香港方面才有可能打赢这个官司。
 
记者:出狱以后,这四年来你的生活怎么过的呢?
 
顾:第一年我就在到处喊冤,喊冤不管用啊。然后我就到「天才纵横」公司来,当名誉董事长,这些人原来都是我的部下,规模也不大。然后呢,我就写了本书《引资购商:中国制造2025新思维》,实际上我这本书花了两年时间,到2016年5月出版。这本书写完了以后,就到处去讲演。这个月还有好几次讲演。我这个「引资购商」的观点,大家都说好,也有地方政府找我们,我们现在跟十几家政府在谈。我本来是跟某一家地方政府弄了一个「引资购商」的基金,本来已经谈好了。去年8月30号,我看到深改组的这个《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感觉我能平反。我就想,等我拿到钱,我自己去干了。我们这些企业家,你让我给人家打工,最后就当个GP(General Partner,普通合伙人)管理基金,我觉得太难了。有些政府人员,他也不懂,但他说话你又不能不听,我这个脾气估计也弄不了。所以我就决定还是我自己去搞,等平反以后拿自己的钱去买(引资购商),可是没想到又过去好几个月了。
 
记者:你怎么看中国制造业现在遇到的问题?
 
顾:在《引资购商:中国制造2025新思维》这本书的第一章,我已经讲了招商引资的没落。招商引资搞了30年了,这个风帆已经把中国的小船弄成大船了,现在船太大了,招商引资不可能招到知识型经济企业。所以我们现在要转型升级。像特斯拉(Tesla)电动车,根本没有必要在中国建厂。人家所有的东西,都是全自动化的,也不要几个工人。美国生产的这个产品,可能比中国还要便宜。所以特斯拉赚的钱,都是知识赚的钱,根本不是劳动力赚的钱。劳动力赚的钱很小,所以像特斯拉这类企业,招商引资是招不来的。
 
但是「引资购商」可以帮中国实现转型升级。等我的案子平反以后,我想帮这个国家尽一份微薄的力量。等平反以后,如果能拿回来的钱少,那我就买一个小行当,某一部分,比如蓄能电池,储能电池是很便宜的。钒电池也是十三五规划中国家重点要搞的,在国外买个顶天立地的企业,排名第一的企业。我把这个企业的生产和技术带回来,那中国在这个行当就可以实现转型升级了。
 
记者:「引资购商」可行吗?
 
顾:这个办法应该是比较现实的。如果光靠自己去弄专利,这个是不可行的。举个例子,摩托罗拉搞移动通讯,但摩托罗拉黄了。可是Google依然花了125亿美金,去买摩托罗拉在移动通讯领域的26000个专利。那就表明,Google这么强大的研发队伍,都没有能力绕开摩托罗拉的专利,而且可能有的专利还是快要过期了,Google仍然愿意花125亿。我在国外有49个专利,我坐牢这么多年,我的专利在国外从来没被侵犯过。所以我认为,只有买一家国外公司,它拥有很多专利,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再去研发,才能走到世界前面。中国制造要转型升级,我提的「引资购商」是一个很好的办法,是一个捷径。
推荐 4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李永峰 李永峰

书蠹,前记者,数贝网创始人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