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永峰 > 你所不知道的哈萨克斯坦

28
2018

你所不知道的哈萨克斯坦

注:最近央视“远方的家”栏目,播出了“一带一路:哈萨克斯坦”的专题纪录片。有朋友翻出了一篇我六年前写的文章,我觉得还有参考价值,哈萨克斯坦这些年变化并不大。
 
 
人口只有一千六百万,但面积比中国新疆大一倍半的哈萨克斯坦,与中国、美国及俄罗斯都保持密切关系,力争二零三零年前成为亚洲前十大金融中心,也是独联体及中亚的区域金融中心。
 
在刚刚于六月七日结束的上海合作组织第十二次峰会上,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程国平表示:“中亚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涉及到中国的核心利益,我们绝对不允许中亚地区发生像西亚、北非那样的动乱。”首次用“核心利益”来描述中亚之于中国的重要性。就中国来说,中亚很近,很重要,但事实上,却很少有人真正了解这里。而在中亚五国中,对于中国利益来说,哈萨克斯坦更是重中之重。
 
六月二十二日,在苏联解体二十一年之后,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在莫斯科提出由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白俄罗斯共同组建欧亚联盟。梅德韦杰夫谈到,三国联盟于二零一五年启动,将会实施统一货币等政策。这是继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白俄罗斯正式启动“关税同盟”以来,三国之间在政治经济整合上的又一巨大推进。
 
同样也是今年,五月十八日,在“哈萨克斯坦—美国:安全与发展合作二十年周年”国际会议上,哈萨克斯坦石油与天然气部长门巴耶夫公布的数据显示,在拥有丰富能源储备的哈萨克斯坦,目前已有接近百分之三十的石油份额是由美国公司所开采。门巴耶夫说:“这充分证明哈美之间的战略合作关系,哈对此非常珍视。”
 
一百多年以前,英国与俄罗斯在欧亚大陆中部(中亚、阿富汗和中国新疆地区)进行了旷日长久的争夺,小说家吉卜林(Joseph Rudyard Kipling)称其为“Great Game”(大博弈)。这场又被称为“影子比武”的博弈中,两国政府隐身于后,以探险家与间谍为前锋,扶持傀儡、制造阴谋、划分势力范围,掀起了这一地区此后一百多年的动荡,直至今日,英俄两国争霸所留下的后遗症依然困扰这里。现在,随著苏联解体,中亚地区再度成为大国博弈的角斗场。甚至有国际观察家认为,这里已经出现了一场新的“大博弈”,参与者是俄罗斯、美国以及正在崛起的中国,而博弈的关键,则是中亚最大的国家哈萨克斯坦。
 
天苍苍,野茫茫,但不再是“风吹草低现牛羊”,而是一座美丽的城市拔地而起。所有造访阿斯塔纳的游客,无不对这里多彩而灵动的建筑印象深刻,这座位于哈萨克草原上的城市于一九九八年才开始建设,但它现在的美轮美奂已让世人惊讶。作为哈萨克斯坦的首都,阿斯塔纳也最能展现这个年轻而神秘的国家所具有的活力与雄心。
 
依靠丰富的石油资源,经济实力快速飙升的哈萨克斯坦近年来积极介入国际事务。五月二十二日至二十四日,在阿斯塔纳举行的第五届阿斯塔纳经济论坛邀集全球九十三个国家的八千名代表,对当下世界所面临的各项难题展开讨论,所讨论议题涵盖欧债危机、区域整合、全球能源与生态战略、知识产权保护、世界金融体系与货币发展前景等等,几乎将当前所有的经济热点全部囊括。
 
所邀请的嘉宾包括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联合国副秘书长沙祖康、世界知识产权总干事弗朗西斯·高锐(Francis Gurry)、“欧元之父”罗伯特·蒙代尔、国际货币基金副总裁朱民、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CEO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等,一共有近三百名国际顶级的学者、政治人物与商人来这里共商国际大事,其中包括十一位诺贝尔奖得主。
 
同时与中美俄友好
 
虽然周边大国环伺,但哈萨克斯坦身段柔软,巧妙周旋在其间,与美俄以及中国都关系密切。现在哈萨克斯坦主动出击,积极争取自己更多的国际话语权,二零一一年十月份,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还聘请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出任政府顾问一职,打造该国的国际形象,改善外界认识。按照哈萨克斯坦的规划,到二零三零年,要“建立亚洲前十大金融中心,并使其成为独联体和中亚的区域金融中心”。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家,哈萨克斯坦拥有一千六百万人口,国土面积达两百七十多万平方公里,是世界第九大国家,东部与中国相邻,北部连接俄罗斯,西部是里海,南部则与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土库曼斯坦接壤。哈萨克斯坦横跨欧亚两大洲,除了地缘政治优势之外,也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能源和矿产宝藏,预计到二零一五年,哈萨克斯坦将成为全球第五大产油国。
 
正是由于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使得哈萨克斯坦经济水平远远超过中亚其他国家。按照世界银行的统计,二零一一年,该国GDI(国内人均所得)达到了七千美元,成为中高收入国家。经济实力的提升增强了国际影响力,更推动了国内各项社会改革的实施。
 
在阿斯塔纳经济论坛期间,哈萨克斯坦通讯社社长季亚罗夫向亚洲周刊介绍说,哈萨克斯坦的城市化率已达到百分之六十五,不再是一个以游牧和农业为主的国家。同时国家也推出各项社会保障措施,例如规定男性六十三岁退休,女性五十八岁退休,退休之后国家会提供每个月五百美元的退休金;政府为了促进生育,也会为每个小孩的出生提供补贴等等。来自中国新疆的留学生叶尔泰为抓住发展机遇,定居阿拉木图。他说,在哈国,从小学到大学,八成的学生都可以获得国家提供的免费教育。
 
成立于二零零八年的“萨姆鲁克—卡泽纳”主权基金,是哈萨克斯坦推进各项社会改革的基础。该基金旗下的资产约占这个国家国民财富总值的四分之一,是政权稳固的基础,也是石油资本反哺于民的关键。
 
除了健全社会保障制度之外,哈萨克斯坦也在积极向全世界取经,进行从制度到文化层面的改进。自从一九九一年独立以来,该国每年派出公费留学生,从最初的两百余人,发展到目前每年超过两千五百名。这些留学生前往俄罗斯、英国、美国与中国等地,学习哈萨克斯坦所最需要的知识。北京独立评论员蒋兆勇长期关注中亚事务,据他观察:“目前在北京有很多哈萨克留学生,北理工、外交学院、北航、清华……,学什么专业的都有,这些学生回去后,大多进入政府部门,他们将是新的治国者。”在告别苏联统治之后,这个年轻国家一度陷入迷茫,目前正通过留学生来了解世界潮流。
 
不过,正如中亚其他国家一样,哈萨克斯坦也面临宗教与民族问题的困扰。苏联解体以后,中亚成为伊斯兰各种教派的竞技场。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交界处的费尔干纳盆地,更成了极端教派的训练基地。很多伊斯兰激进分子从这里出发,前往北高加索、车臣、阿富汗、巴基斯坦以及中国,发动他们的“圣战”。二零零九年,策划新疆七五事件的关键力量之一,便是以费尔干纳盆地为中心的伊斯兰极端教派伊扎布特(Hizb ut-Tahrir)。据季亚罗夫介绍说,近年来,不少哈国年轻人出国学习伊斯兰文化后,往往也会变成反世俗化先锋,而造成一些冲突。除宗教问题外,拥有一百三十多个民族的哈萨克斯坦,也面临民族纷争。独立以来,哈萨克斯坦一直推行去俄罗斯化,以至于九十年代末,俄罗斯族占据多数的北部三州出现分离倾向。一九九八年,哈国政府将首都从阿拉木图迁到北部的阿斯塔纳,统治重心北移,才算是度过了危机。
 
五月二十四日,经济论坛的最后一天,在阿斯塔纳大剧院上演了一场精采的音乐会。一边是哈萨克民族风格的音乐,另一边是俄罗斯文化所影响下的西洋音乐,双方同时登上舞台,然后以“斗技”的形式施展绝技,你来我往,奏出独特的“双重奏”。正如这个国家在决定前途命运的问题上,哈萨克和俄罗斯两个民族存在竞争一样。作为近乎无解的难题,族群之争在很多国家被有意掩盖,但在这里,却以舞台做隐喻,以美妙的音乐和幽默的表演为武器,向世界展示他们的和而不同。这令台下所有观众,包括众多诺贝尔奖得主,纷纷起身喝采。观看了音乐会的蒋兆勇说:“外界对哈萨克斯坦是有担心的,特别是伊斯兰教,音乐会暗示多元共处,有民族特色,无宗教氛围,不像土耳其,虽世俗但总要力图显示神秘力量。哈国越来越世俗新潮,头巾比两年前还要少。反观新疆,却不能不令人忧虑,妇女不戴头巾,就有人找麻烦。”
 
哈国未来影响新疆
 
目前,在中国所构建的四条输油管道中,中哈管道是最为稳定的石油供应通道。哈萨克斯坦的未来影响新疆的稳定,更影响中国能源的安全,所以,中国要强调中亚涉及中国的核心利益。但是,中国对中亚的了解却极为落后。在这次论坛上,中国人的身影微乎其微,身为中国人的联合国副秘书长沙祖康感慨:“我们中国人在哪?”■
 
《亚洲周刊》2012年7月8日 第26卷 27期
推荐 0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李永峰 李永峰

书蠹,前记者,数贝网创始人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