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永峰 > 集体的恍惚

17
2014

集体的恍惚

最近成都春熙路和广州沙河连续发生路人恐慌事件,让我想起了几年前的这篇文章。集体无意识之下,人群在惊恐地盲动。卡夫卡堪称这个世界最精准的诊断师。
 
广州火车站奇特之夜:集体的恍惚
 
原刊于《亚洲周刊》二十二卷  六期 (2008-02-10) 
 
没日没夜的等待,让所有人都茫然失措,在这半夜时分,像游魂一样来回奔跑,进入卡夫卡式的荒诞世界。
 
我离开流花会展中心,向火车站广场走去,时间是零八年一月二十九日凌晨一点。中间路途约只有两千米,但是时不时会遇到一队队旅客,拖著行李飞快地奔跑,我觉得很奇怪,现在已经停止发车了,他们为什么还这么急呢?于是赶上去问他们。得到的回答都是不知道,看著别人跑自己也就跟著跑。同样在这条路上,还遇到一个大门口前排队的长龙,干嘛在这排队?排队的人回答说不知道。
 
等我到了火车站广场,天空已经飘起了细雨,广场上的人比下午时少了很多。看著惨白灯光照射下的脸孔,个个都比下午时更加失神与麻木。我挤到临时候车棚跟前,问一个警察,今晚会有车吗?他说不知道。我又问,那这些旅客还在这里等什么啊?他还是说不知道。于是我去旅客咨询中心问,今天有开出去过车吗?他们的回答还是不知道。
 
当我在广场上想找一个知道点情况的人时,突然发现广场西边有人开始往东边跑,很快带动了很多人一起跑,形成一支很长的队伍。于是我也混进中间,问他们干嘛要跑。有人说那边可以进站,有人说不知道,反正别人跑自己也就跟著跑。而事实上东边什么都没有发生,所有人都像无头苍蝇。
 
凌晨两点左右,我离开广场,返回流花会展中心。在中心门口,看到一个举著「襄樊”牌子的人往外走。旁边有人追上他问,是不是襄樊的车要走了?他回答说:“不知道。”别人问他那你干嘛举著牌子走,他说,反正等下去也不知道会怎么样,不如再去火车站广场上看看。于是继续往前走。其他旅客看见举牌子的人要走了,赶紧拿起行李追上跟著。于是,又有一大队的人从流花会展中心往火车站广场移动了。
 
凌晨两点二十分,我在会展中心外又发现一队人从我身边跑过。不过他们是在朝与火车站相反的方向跑。如果说在火车站与会展中心之间来回奔跑还可以理解。现在向相反方向跑,又是为了什么?我追上去问其中一个现在干嘛要跑?她说不知道,反正跟著老乡跑。再问其他人,回答也一样。我追上最前面他们那个带头的老乡,问他去哪里?他也说不知道。跑了一会他停下来问后面跟著他跑的人,我们该去哪里?
 
这一刻,我仿佛到了一个卡夫卡式的荒诞世界。十几万人,有的在这里已受困了三四天,有的则因新闻说形势已好转过来,聚集在这里,都想回家,但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火车。旅客不知道、警察不知道、记者不知道、铁路系统的人也不知道。所有人都茫然失措,在这个半夜时分,像游魂一样来回奔跑。
推荐 7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李永峰 李永峰

书蠹,修习过历史与法律,当过记者,现从事区块链创业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