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永峰 > 辨析中国的“伊吉拉特”组织

21
2015

辨析中国的“伊吉拉特”组织

來源:觀瀾學社《觀察報告》第六期(2014年·秋分)
 
 
最近几年,新疆极端宗教势力所发动的恐怖主义行为日渐增多,中国媒体引述有关专家言论时,时常会提及一个被稱為“伊吉拉特”的組織,并将其与活跃于新疆的另一极端教派“伊扎布特(Ḥizb at-Taḥrīr,又称伊斯兰解放党)”相提并论,认为“伊吉拉特”是多起恐怖行为的元凶祸首。有一种说法认为,“自二零零九年以来,(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破获的涉暴涉恐案件90%以上都是‘伊吉拉特’组织实施”(古丽燕:《新时期“东突”恐怖活动新动向及对策研究》)。在一些官方材料中,也有这样的介绍:“所谓的‘伊吉拉特’组织其实质是职业暴力恐怖分子团伙,该组织内的暴力恐怖分子煽动并进‘圣战’”[ 吐鲁番地区反恐维稳宣讲材料:宗教极端势力的现实表现及其严重危害http://www.tlf.gov.cn/xwysym.jsp?urltype=news.NewsContentUrl&wbtreeid=305&wbnewsid=85112]。
 
“伊吉拉特”是由维吾尔语发音转译而成的汉语词汇,阿拉伯语的写法应该是“جهاد هِجْرَة”。如果由阿拉伯语发音直接转译,有時也會被寫成“希支拉”或者“希吉拉”。目前,有中國学者将“伊吉拉特”与埃及人舒克里·穆斯塔法(Shukri Mustafa)联系起来,认为“伊吉拉特”组织是从穆斯林兄弟会中分裂出来,由舒克里·穆斯塔法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创立而成。中国研究新疆问题的权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厉声也曾表示:“当前应当高度关注新疆境内两个恐怖组织,其一是极端宗教组织和政治组织‘伊扎布特’,其二是极端暴力组织‘伊吉拉特’”[ 财新:新疆劫机者称本欲劫机外逃http://china.caixin.com/2012-07-05/100407767.html
]。
 
其实,在上述论调中,中国舆论对于“伊吉拉特”的认识似乎存在极大误区。“伊吉拉特”问题关系到新疆未来的发展形势,为了避免被似是而非的概念误导,有必要仔细辨析一下“伊吉拉特”思想和“伊吉拉特”组织。
 
通过“迁徙”实践圣战的理论
 
根据穆斯林的历史记述,穆圣在阿拉伯半岛传教初期,一度受挫,被迫于公元622年从麦加出走,前往麦地那,并在麦地那建立了统一的穆斯林社团“乌玛”。这一事件被称为“迁徙”事件。上世纪七十年代,埃及人舒克里·穆斯塔法,挑战近代以来埃及反帝反殖背后所具有的“民族主义”思想底色,主张通过“迁徙”来践行信仰,告别国家性、地方性的限制,在具有相同伊斯兰信仰的“乌玛”共同体中追求圣战。“迁徙”的阿拉伯语就是“جهاد هِجْرَة”,经过两次转译,便是汉语中的“伊吉拉特”。
 
要辨析中国语境中的“伊吉拉特”,首先需要追溯与舒克里·穆斯塔法有关的思想和组织。舒克里·穆斯塔法是全球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发展史上的重要人物。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宗教组织穆斯林兄弟会与埃及军人在推翻法鲁克王朝过程中所结成的同盟关系破裂,代表军人集团的纳赛尔总统将数千名穆斯林兄弟会成员投入监狱。这是埃及现代史上军人与穆兄会的第一次决裂。六十年代末期,身处狱中的穆兄会成员出现分裂,一派主张与军人政权和解,此派成为当时的主流;另一派则反对。反对者在狱中另建了秘密的“伊斯兰极端组织”。
 
七十年代,因为“和解”达成,穆兄会核心成员纷纷出狱,其中包括暗中运行“伊斯兰极端组织”的领导人。出狱后的“伊斯兰极端组织”,又发生了大分裂——上埃及极端组织发展成为伊斯兰组织(Jama'at al-Muslimin,一般也称Takfir wal-Hijra),下埃及则发展成为圣战组织(Egyptian Islamic Jihad)。伊斯兰组织的领袖便是舒克里·穆斯塔法,而圣战组织的重要成员则有艾曼·扎瓦希里(Ayman al-Zawahiri)。舒克里·穆斯塔法发展了他的“赎罪与迁徙”理论,号召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离开自己生活的地方,为了圣战而进行“迁徙”。“一个虔诚的穆斯林,是不会满足于一处永久居所的,哪里能履行信仰,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哪里就是他的家园。”[ 涂龙德: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极端势力的全球化http://bianjiang.blogspot.hk/2014/09/blog-post_98.html
]
 
舒克里·穆斯塔法曾在埃及国内小试了一番“迁徙”理论,尝试带领信徒到上埃及地区建立伊斯兰政权。但是这项尝试很快失败。舒克里·穆斯塔法在一九七八年,因为绑架埃及宗教基金部长而被埃及政府处决。
 
真正让“迁徙”理念落地生根,则要到八十年代。地点也从上埃及转移到了战争中的阿富汗。但那个时候,因为在国内受制于强大的政权压迫,在伊斯兰世界具有强大思想领导能力的埃及宗教知识分子们,大多在事实上选择了“迁徙”,离开埃及。但他们并非一般意义上的从祖国流亡,而是在祖国与“乌玛”之间,将“乌玛”的认同放置到了优先位置。
 
所以,在阿富汗实践“迁徙”圣战理论的,不止由舒克里·穆斯塔法所创建的“伊斯兰组织”,也有他们的对手“埃及圣战组织”,以及全球众多的原教旨主义者。值得顺带一提的是,八十年代“迁徙”往阿富汗的艾曼·扎瓦希里,后来将埃及圣战组织与奥萨马·本·拉登所领导的沙特圣战成员合并,建立了现在人人都知道的基地组织(al-Qaeda)。二零一一年,本拉登被美国海豹六队击毙以后,扎瓦希里成为基地组织新领袖。
 
“伊吉拉特”應該非单一组织名称
 
目前在中国语境中的“伊吉拉特”,显然也是受了舒克里·穆斯塔法的“迁徙”理念影响。但是,并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能够证明这批希望在中国通过“伊吉拉特”实现圣战的人,属于舒克里·穆斯塔法所创建的“伊斯兰组织”的分支机构。苏联撤军之后,留在阿富汗的“伊斯兰组织”成员纷纷撤离。回到埃及的“伊斯兰组织”,在一九九七年已宣布放弃暴力。至于“迁徙”理念,扩散到全世界,已经获得了大多数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认可。
 
今天,大多数原教旨主义的伊斯兰宗教组织,都在号召追随者告别永久居所,为“主道而战”,到合适的地方进行“圣战”。其目的在于促使穆斯林超越国籍,建立一个崭新的、带有世界性的教法统治的国家。最新的典型例子就是崛起于伊拉克和叙利亚乱局中的伊斯兰国ISIS(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Syria)。
 
所以,当下在新疆众多鼓动追随者告别家园、通过“迁徙”进行圣战的行为,应该并非来自某一个自我命名为“伊吉拉特”的组织所驱动,而是所有极端原教旨主义派别都在这样号召。上文所提及的“涉暴涉恐案件90%以上都是‘伊吉拉特’组织实施”,这个90%如果确实成立,那么也只能说明,这些涉暴涉恐案件都与“伊吉拉特”思想有关,而至于其背后的组织,既有可能是“伊扎布特”,也有可能是“乌伊运”以及我们还不知道名称的组织,更有可能只是某些单独受到“迁徙圣战”思想影响的人。
 
辨析“伊吉拉特”,并非是一个单纯的文字游戏,目前散布在新疆各地的地下教派和宗教组织,是影响新疆未来的关键因素,调查和掌握这些组织,应该是维护新疆稳定的基础。但前提是,告别一切似是而非的判断。其实,不止一个“伊吉拉特”,包括“东伊运”、“三股势力”等等提法,也都有太多似是而非的内涵包括其中。如果要化解新疆未来的难题,需要中国社会有更精准和正确的判断。■
推荐 11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李永峰 李永峰

书蠹,修习过历史与法律,当过记者,现从事区块链创业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