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永峰 > 中印夹缝中的尼泊尔

9
2015

中印夹缝中的尼泊尔

尼泊尔会成为亚投行的第一个项目投资国吗?在经历了4月25日的7.9级大地震后,作为亚投行创始成员国之一,尼泊尔急切需要大量资金用于灾后重建。5月4日,已有尼泊尔官员表示,该国政府有意向于2015年底正式成立的亚投行寻求金融援助。未来,亚投行在尼泊尔能发挥多大作用,可能会成为观察亚投行以及观察南亚地缘政治变化的重要指标。

身处喜马拉雅山南麓的尼泊尔,是联合国认定的48个「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平时很少吸引外界关注。这次7.9级大地震,超过7000人遇难、800万人受灾,外界在哀痛其灾难之余,也注意到这个南亚小国在中国和印度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微妙份量。

作为尼泊尔最为重要的邻国,印度在这次地震之后,借助其地理优势,反应最为迅速。印度在震后的第一时间派出空军救援,震后6个小时,救灾部队也出现在首都加德满都。本次救灾,是印度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境外救灾行动。

中国对尼泊尔的救灾同样也极为高效。地震当天,习近平主席便致电慰问尼泊尔总统亚达夫(Ram Baran Yadav),第二天中国国际救援队共62人抵达加德满都,第三天中国军方救援队和医疗队也启程前往尼泊尔。

有美国媒体评论,中国和印度在尼泊尔展开「灾难外交」竞争。

在中国人的传统认知中,中国和印度之间,有三个缓冲国,分别是锡金、不丹和尼泊尔。锡金已于20世纪70年代被印度彻底吞并。不丹作为唯一没有与中国建交的邻国,在2012年一度表示愿与中国早日建交,结果此举激怒印度。在当年7月份大选前,印度停止向不丹供应煤气和煤油,这一威慑手段影响了不丹选民,导致不丹亲中国的繁荣进步党(PDP)下台,不丹与中国建交的日程也被无限期推迟。

尼泊尔的内政外交,同样深受印度影响。半个多世纪以来,尼泊尔一直奉行亲印度而远中国的政策。自从2008年,崇奉毛泽东思想的毛派(Unified Communist Party of Nepal-Maoist,简称UCPN-M)上台后,这一状况有所改变。但毛派在尼泊尔的政权并不稳固。2009年,当时担任总理的尼泊尔毛派领袖普拉昌达下台后,毛派内讧严重,尼泊尔政局也陷入动荡之中,这一动荡到今天亦尚未结束。

2010年、2012年及2013年多次制宪会议后,因国内四大主要政党无法达成共识,尼泊尔宪法一直难产。尼泊尔现在掌权的是由尼泊尔大会党(Nepali Congress,简称NC)、尼泊尔共产党(Communist Party of Nepal-Unified Marxist Leninist,简称CPN-UML)在2014年组建的临时政府。在尼泊尔四大政党中,还有一个马迪西联合民主阵线(Madhesi People’s Rights Forum,简称MPRF),这一政党主要代表马迪西人的利益。马迪西人是尼泊尔最大的少数民族,占总人口近四成,主要由移民尼泊尔的印度人后裔组成,与印度关系密切。面对印度对尼泊尔的渗透与影响,尼泊尔国内除了毛派之外,另外两大政党——大会党和联合马列,同样也在民族主义和现实主义之间纠结。一位长期定居尼泊尔的中国商人曾向《亚洲财经》表示,长期被中国舆论视为亲印度的大会党,实际上也非常重视与中国的联系。

在经济上,印度是尼泊尔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和援助的主要来源,中国与尼泊尔之间的经济交往也在日渐增多。

虽然从物质上来说,尼泊尔极为贫困,人均GDP收入只有一千多美元,但尼泊尔也有两笔宝贵的精神财富。第一个便是位于中国和尼泊尔交界处的珠穆朗玛峰,这一地球最高的山峰,每年吸引大量挑战极限精神的登山者。另一个则是佛祖释迦摩尼诞生地蓝毗尼(Lumbini)。蓝毗尼是全球佛教徒向往的圣地。

中印在尼泊尔竞争激烈

一个被外界视为深受中国政府影响的组织——亚太交流与合作基金会,曾于2011年宣布,推行一项「蓝毗尼计划」,投资30亿美金,复兴佛教圣地。这一计划既激起了印度的强烈反应,也深刻影响了尼泊尔国内的政局。与这一计划关系密切的普拉昌达,受到尼泊尔国内和国际舆论的多重质疑。亚太交流与合作基金会副主席肖武男最近接受《亚洲财经》采访时表示,该计划现在会停一段时间,但未来会重组、轻装上阵。

除了「蓝毗尼计划」,中国在尼泊尔的水利和基建方面也有多项投资。中国三峡集团计划在尼泊尔投资16亿美元建设水电站,此项计划已于2014年获得尼泊尔投资审查部门通过。但同时,尼泊尔也批准印度投资24亿美元在该国兴建水电站。可以说,中国和印度在尼泊尔的竞争非常激烈。

一位来自北京的专家对《亚洲财经》表示,尼泊尔政府过去在印度和中国之间骑墙。现在面对灾后重建的难题,尼泊尔政府从切身利益考虑,没有办法骑墙。因为只有中国才有足够的能力帮助尼泊尔重建。而从中国「一带一路」战略考虑,尼泊尔也是「一带一路」的关键节点。尼泊尔的重要性可以与巴基斯坦走廊、斯里兰卡、泰国相提并论。现在尼泊尔救援,也为中国长期以来希望将青藏铁路通过樟木口岸延伸到加德满都提供了机会。因为,除了印度之外,只有中国西藏的樟木口岸可以从陆路向尼泊尔运送物资,从樟木口岸到加德满都只有100公里左右。灾后重建,为这条铁路的规划创造了更好的契机。

地震后,面对灾难创伤,尼泊尔各派政党能否放下争执,早日通过宪法、组建强有力政府,将是尼泊尔灾后重建可否顺利实现的关键因素之一。可能也将是亚投行会否选择尼泊尔作为第一个项目投资国的重要考量。但无论哪派执政,如何在印度和中国间进行战略平衡,避免锡金、不丹类似的命运,都将是这个南亚小国要面对的难题。

文章来源:《亚洲财经》2015年6月号

推荐 4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李永峰 李永峰

书蠹,前记者,数贝网创始人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